「對不起…」《道歉條例》能幫助你嗎?

香港將會成為亞太地區首個訂立有關道歉及其後果的法例,即《道歉條例》(香港法例第631章)(”條例”),的司法管轄區。

《道歉條例》在今年7月通過,並已於2017年12月1日生效。條例的目標為促使及鼓勵當事人作出道歉以避免糾紛升級及促使其友好解決糾紛。在條例中,道歉的定義相當廣闊,意指「某人就某事宜表達歉意、懊悔、遺憾、同情或善意,並包括(舉例而言)某人就某事宜表達抱歉」。該表達可以是口頭、書面、或籍行為作出,並包括該表達中以明示或默示的方式,承認某人就某事宜的過失或法律責任,以及與該事宜相關的事實陳述。道歉亦包括代表道歉者作出的道歉。

條例的應用

條例的第五段指明了條例會在道歉後什麼時候適用。條例似乎沒有對道歉於何時作出設立時限,即不論在條例生效時或之後作出的道歉、不論就作出道歉的事情是關於什麼及不論上述事宜的適用程式(定義見下文)條例生效時、生效前或生效後發生,條例皆適用。條例亦適用於政府。

條例並不適用於適用程式中已送交存檔或呈交的檔中、不適用程於序聆訊中的作出的證詞、陳辭、或類似的口頭陳述聲明中作出的道歉,亦不適用於在適用程式中經道歉者同意援引入作為證據的道歉。「在法庭前」作出的道歉在條例中的應用則受到嚴謹限制,所以在有關的材料或證據中的道歉會在適用程式中予以考慮,包括在民事訴訟中證實法律責任。而且,條例並不影響《調解條例》(香港法例第620章)的適用性。在調解的過程中作出的道歉及其可採納性將會受《調解條例》而非本條例予以管轄。條例亦不會影響《誹謗條例》(香港法例第21章)第3、4及25條的運作,故此誹謗案中的被告仍然能依賴相關的抗辯理由及使損害賠償減少的措施。條例亦不影響檔披露的程式。於適用程式中相關的任何檔,即使含有道歉,仍需作出披露。在檔披露的程式中提供含有道歉的檔,亦不代表該道歉會在適用程式中會自動被採納。證據的可採納性仍然受條例的第5條管轄。

條例只適用於適用程式,即司法、仲裁、行政、紀律處分及監管程式(不論是否根據成文法則進行)及根據成文法則進行的其他程式。條例並不適用於刑事法律程式以及根據《調查委員會條例》(香港法例第86章)、《淫褻及不雅物品條例》(香港法例第390章)或《死因裁判官條例》(香港法例第504章)而進行的程式。

道歉會否視為認罪?

條例的要點是在第7及8(1)條。 就適用程式而言,某人就某事宜作出的道歉:
並不構成以明示或默示的方式,承認該人在該事宜的過失或法律責任;及
– 在就該事宜裁斷過失、法律責任或任何其他爭議事項時,不得以該道歉列為不利於該人的考慮因素。
道歉不會在損害道歉者的情況下被採納為證據

但條例的第8(2)條有個隱藏的問題:
– 如在個別適用程式中,出現特殊情況(例如沒有其他證據可用於裁斷爭議事項),有關的裁斷者僅可在考慮了所有關情況後,認為符合公平或公義原則,方可行使其酌情權,將道歉內所包含的事實陳述在該程式中接納為證據。
– 裁斷者就適用程式而言,指具有權限在該程式中聆聽、接納和審查證據的人(不論是法院、法庭、審裁處、仲裁員或任何其他團體或個人)。

有人會認為這類似法律上「公平及公正」的標準或「合理性」的標準,是客觀的法律檢測。但是,這並不能確保當裁斷者行使其酌情權時,不會轉化成為一個主觀檢測。而且,嚴格而言裁斷者只能接納事實陳述,即是用作斷定責任的某項事實。該事實本身不應表明道歉者自身是否需負上法律責任。這個權力將會被如何運用仍存在未知之數,尤其並非所有裁斷者均接受法律教育。從此可見條例存在一些不確定性。

具體情況

保險保障

作為進一步的保障措施,作出的道歉並不會使保險合同或彌償合約項下獲得的任何保險保障、補償或其他形式的利益無效或受到影響。故此,提出道歉並不會使道歉者失去任何其有權獲得的金錢保障。這期望能鼓勵當事人作出道歉並改善訴訟中的惡語相向。

勞資糾紛

由於條例會應用於勞資審裁處的訴訟,期望這能促使僱主向憤憤不平的員工提出道歉並以更有效的方式解決訴訟。考慮到香港與日俱增的勞資糾紛,該條例應用於勞資審裁處的訴訟尤其適當。各方都可以回到原本的崗位,而不是耽於耗時的糾紛。同時,這亦適用於顧客糾紛:期望貨物及服務供應商在毋須畏懼責任的情況下,不介意作出道歉以安撫惱火的顧客,以省卻法庭的時間及雙方損失的經濟利益。

個人資料私隱問題

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早前發出聲明,預測條例實施後可促使被投訴者更願意向被侵犯私隱的當事人道歉,有助緩和受影響的當事人與被投訴者之間的矛盾,從而減輕對有關當事人的損害。被投訴者亦可能更願意接受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的建議,以正面積極的態度採取適當的解決措施。

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期望作出道歉的文化會滲透到其他政府部門,讓他們採取行動減輕損害及積極採取保障個人資料的措施。

為未來預先鋪路

我們應否在爭議中道歉?這個問題與裁斷者被賦予的決定是否接納道歉為適用程式的證據的酌情權下的範圍尤其有關。

關鍵在於了解我們在條例項下的權利及保障。一聲道歉,尤其是在考慮或進行適用程序或調解前的道歉,應在仔細準備好後作出,並在需要時徵詢法律意見。雖然在該等程序下,道歉的可采納性能受質疑或上訴,也許最好還是堅持條例的原本的精神,即避免雙方的爭端惡化,迅速、有效及和睦地解決爭端。